您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图书漂流”活动悄然进海口成新式精神驿站[图]

时间:2019-11-08

《漂流》,海口新精神邮报

海南日报记者尤虞梦实习生林敏

海淀红泥月湾社区漂流站 尤虞梦的《漂泊的书》实际上是弘扬城市诚信精神的载体。 没有借书证,没有存款,也没有借阅期。能否“完好无损”地放回去不仅反映了一个人的道德品质,而且这些书也是借款人诚信的“试金石”。 这种经过时间和实践磨练的“编外”图书馆,如果漂流站还能完好存在,图书数量不断增加,就是对城市文明的最好反馈。 因此,“书籍漂流”也反映了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

Book Fliging

悄悄地飘入海口

几个月前,霍格沃茨聪明的小女巫赫敏和着名的萨沙杰克逊艾玛沃森在伦敦错综复杂的地铁系统中“丢失”了100本书,粉丝的力量和寻宝的兴奋让内地和我国的微信朋友沸腾了。

艾玛参加了伦敦地下书店主办的一项活动,在过去的4年里,伦敦地铁已经“丢失”了2000多本书。 这项活动的目的是鼓励上班族利用通勤时间阅读,并鼓励每个人分享书籍和阅读乐趣。

在网上搜索“书籍漂流”,有数据显示这一活动起源于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欧洲。读者把他们读过的书随机放在公共场所让下一个人阅读,以实现良好的图书共享和知识传播。 书籍漂流有多种形式,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它有许多新的游戏方式。

没有明星效应和互联网,我们在海南也有类似的漂流活动。 住在海口市海淀岛的琼台师范大学教师陈柏宇于2015年在其楼下单元门口设立了图书漂流站,至今仍在运行。

省级图书馆也在前台为读者设立了“图书交流”区。当读者把书带到这里时,图书馆会做简单的记录。同时,读者也可以在书上发表他们的阅读评论。当其他读者想读这本书时,他们可以简单地注册并拿走。 这个图书交换区的书都是读者自己捐赠的。这些书和借来的书最大的区别是这些书没有任何借阅时间限制。它们完全依赖于读者意识和公益共享心理。 在省图书馆馆长托马斯.李看来,图书交流就像一条小河的一条连续的支流,最终会融入文化的海洋。

在海南,这类图书漂流站没有具体的统计数据,但陈老师的图书漂流站至今仍在运行,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海口人的精神实质。

热爱阅读和分享

与一夜之间在网上传播的“丢失的书”相比,这个位于海淀岛红泥月亮湾社区的小书漂流站非常安静,但在社区居民的眼中,它的确是一个充满温暖的聚集地。

“去年的一天,我路过垃圾箱,看到邻居家丢了几本书。邻居是个有文化的人,家里有很多书。 我也能理解,有时旧书确实面临着没有地方放它们的情况。 “对邻居来说,这些书毫无用处,但在陈柏宇看来,她觉得里面有很多好书 所以她拿起这些书回家整理。

“当我整理的时候,我在想,虽然我们买的时候很喜欢一些书,但是读完之后,我们常常没有同样的心情再读一遍,但是直接扔掉真的很遗憾。 ”陈柏宇说,尤其是儿童书籍,“更新”更快 “所以,我整理和筛选了我家里的书,把我肯定不会读的书放在单元门口的邮箱里。 旁边是一张便条,告诉每个人随意传阅,但要在看完之后放回去。 "

在此期间,一些善良的母亲提醒陈柏宇,他应该建立一个登记制度,“实名登记”意味着某种道德约束。 但是经过一段试用期后,陈柏宇放弃了注册。她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阅读习惯。有时候人们想慢慢读一本书,所以我不想让每个人在阅读时都有负担。” “陈柏宇说他愿意相信每个人,也相信在这里拿书的人喜欢书并分享它们。

现实并没有辜负这种“善意” 现在,陈柏宇单位门口的书越来越多,许多邻居也加入了这个漂流站的建设。 从去年年初开始,当书被放入信箱时,三个小书架已经不够用了。她自己又添了两个。 不仅如此,它也成为社区中母亲和孩子最喜欢呆的地方。为此,陈柏宇还从家里带了一些椅子。

“有一次,我儿子从幼儿园回来,看到门口有一本一年级的识字书。碰巧是在学习新单词的时候。他把书带回家,让我教他。 ”陈柏宇说,不管其他人是否从这里的漂流站受益,她都有很大的收获 “当时,这么小的空间不是为了产生很大的影响和期望,而是为了让社区里的父母引导他们的孩子阅读 真遗憾,每个人都分享了图书资源并把它们扔掉了。 "

记者在漂流站看到,由于半开的空气,许多书都是旧的,但仍然有许多经典书籍。 陈柏宇说:“目前,书籍主要是文学和儿童书籍。” “

事实上,到目前为止,这个小漂流站的“漂流”内容并不仅限于书籍。 “院子里经常有‘候鸟’邻居,他们想回去把还没有过期的食物带给每个人 ”陈柏宇说

陈柏宇并没有具体追踪有多少本书,以及它们被带走后会回来多久,但这并不影响这个漂流站的无声成长。 一个简单的初衷使陈柏宇的书一直在社区中“漂浮”着这一份额。

让书籍传播开来

去年11月,北京石祥科技文化有限公司在微信公众平台“新石祥”上推出了中文版的“伟大的图书丢失运动” 网民可以通过链接申请一个“丢失的书”包来获得贴纸等,也可以通过“包装”把他们的书“扔”到公共交通工具上。 活动启动时吸引了包括黄晓明、许井磊和罗永好在内的一群名人。当时,中文版的《失落的书》也成为了朋友圈的热点。

找到一本书的读者可以通过扫描书上的二维码将他们的节点添加到书的“漂移”轨迹中,同时也可以发布他们的阅读评论 这也成为图书追踪的重要一步

新世界第一期“图书丢失行动”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11月15日,在北京地铁上的一些航班和搭便车者“丢失”了本图书后,半个月内活动范围扩大到青岛、沈阳、Xi等地。 据统计,1万名网民自愿申请成为《迷失》一书的共同犯罪者。 伦敦《地下之书》团队也特地来到中国体验中文版的《失落的书》 与此同时,无论是主流媒体还是自媒体,这项活动也吸引了大量的新闻曝光

书籍漂流有多种形式,有些在公共场所“消失”,有些在我们周围的固定地方“漂浮”,如陈柏宇。在许多书迷眼里,漂流的形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流通。

“七八年前,我参加了沙龙式的‘阅读早餐’ 一群喜欢读书的朋友最近带了一本对自己有很大影响的书来吃早餐,然后互相交换。这也是一种漂泊,”省作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梅郭云说。 在他看来,在海口,漂流需要一些有感情的读者来推动。不仅如此,各种组织,如书店,都可以成为漂流的参与者。 "每个人也可以带书来公司分享!"梅郭云认为,从前人们忙于工作和赚钱,却忽视了精神世界的建设。但是现在,这个犹豫时期已经过去,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阅读对于塑造个人精神世界的重要性。

“我们应该通过个人推广来唤起周围人的文化意识,这样漂流书籍才能形成一种时尚,这仍然是很值得期待的!”梅郭云说

“对于图书漂流,我认为这种形式的社区公共图书馆更有意义 当地年轻作家王雪海表示,她个人并不欣赏地铁“丢失”一书等活动。 “每个人的阅读需求和水平都不同。我认为有意义的书在另一个人面前可能毫无价值,所以我宁愿面对面地把书给某人。 事实上,在互联网上,也有许多人认为地铁“丢失”的书更多的是一种噱头

“我认为这些活动本身非常好 一方面,向每个人推荐你最喜欢的书;另一方面,有些书闲置在家里,所以最好把它们给那些有书的人。 海南大学人文交流学院的一名教师说:“中国人有珍惜文字和纸张的传统,只希望下一个读者也能善待自己的书。” “

现在,在网上买花的一种流行方式是每月付款后定期从花店收到一束花。花束的种类和风格完全由花店决定。花匠收到一个“惊喜” 一些组织已经将这种形式应用于买书,但是反对意见接踵而至。一些文化人士在微博上表示,如果一个人甚至不知道他想读什么书,这样的阅读有意义吗?

各种阅读和阅读方法可能各有利弊,但这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解释阅读在我们琐碎的日常生活中越来越受到重视,尤其是对普通人来说。

分享新浪腾讯QQ空在一键通微信上的帖子

编辑:陈鸿宇

  • 友情链接:
  • 芝罘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sacramentoattachmentspecialist.com 技术支持:芝罘农业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