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中央巡视组反馈上海、河北和江苏:抵制山头主义现象

时间:2019-10-30

昨天,中央检查组将检查结果反馈给上海、河北和江苏的领导人。《北京青年报》记者梳理发现,在中央检查组的反馈中,首次出现了反对“山头主义”的言论。中央检查组向河北省指出,个别领导干部组织团体、与企业主形成利益关系的现象值得关注。建议河北省要从严治党,坚决抵制政治自由主义和山头主义,有针对性地整顿软弱涣散的党组织。

当“私人领地”的下属变成“家庭”时,负责该领域的现象

今年7月6日,中央组织部党建研究所课题组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一些领导干部在选拔任用干部时,在圈子里议论纷纷,身居高位;有些人“留守”,非法提拔秘书和身边的工作人员,等等

三天后,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姚增科在接受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网上采访时指出,个人主义和自由主义正在滋长,松散的组织纪律已经成为党的主要担忧。姚增科直言不讳地说,有些人喜欢家长式作风,把个人和组织等同起来,做出不科学、不民主的重大决策,并“异口同声”;有些人走自己的路,把自己的责任区视为“私人领地”,把下属变成自己的“部长”。内摩擦很严重,不能形成合力。有些人只对个人领导人负责,而不对组织负责,从而将高层和低层之间的关系转化为个人依恋。

今年3月,在顾俊山被军事法庭起诉后,中科院军事建设研究室副主任龚方斌指出,“他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形成了派系和利益联盟。”

在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看来,在“大老虎”中,有“山头主义”并不少见。“在形成某个特殊利益集团后,我们把某个行业和部门视为我们的‘私人领地’,外人无法在其中立足,因此把国家的资源作为自己的资源。”然而,随着“家长式”人物的倒台,曾经包围他们的干部也受到了一个接一个的调查。

此外,“山顶主义”也出现在基层腐败现象中。庄德水指出,例如,在一些村庄,黑社会和家庭化非常严重。有必要加强对“村官”的监督,防止“村官”成为“村霸”。

2013年8月,湖北省嘉鱼县官桥镇白虎寺村前党支部书记宋林周被调查贪污挪用公款,6名村干部“一网打尽”。媒体报道显示,宋林周依靠他家人在当地的影响力,把村委会变成了他的“一字之家”。经调查,宋林周等人违纪违法资金达140多万元。

追根溯源

什么是“山顶主义”?

中国纪检监察学会副会长李永忠向《北京日报》记者指出,“山头主义”的表述可以追溯到延安整风运动。

军史专家陈伙成曾撰文指出,由于它是从党和军队所处的分散的农村根据地的一个个“山头”中自然产生的,故得名为山头主义。“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失败后,我们党被迫转入武装革命。随着红军和农村根据地的建立,山头主义倾向也自然产生了。”陈伙成指出,这种错误倾向,严重地妨碍着党的统一和战斗力的增强,甚至造成了分裂党、分裂军队的惨痛教训。

李永忠指出,眼下“山头主义”这种现象的出现,和决策、执行、监督三权合一的权力结构也有一定关联。部分省市县乃至乡镇的书记,都容易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形成大大小小的“山头”。此次提出抵制“山头主义”,有利于确保政令畅通,深入推进反腐败进程,提高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得到人民群众的支持。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芝罘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sacramentoattachmentspecialist.com 技术支持:芝罘农业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