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央行副行长:中国无意通过货币贬值提升竞争力

时间:2019-10-31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兼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龚升在《当代金融家》杂志上写道,中国无意通过货币贬值来增强竞争力。它既没有意愿也没有需要。中国人民银行向市场提供外汇流动性,以防止汇率超调和“羊群效应”,维护市场稳定。中国努力在提高汇率弹性和保持汇率稳定之间取得平衡,有利于国际社会,有效避免了人民币汇率无序调整和主要货币竞争性贬值的负面溢出效应。

文章指出,中国外汇储备管理坚持安全、流动性、保值和增值的原则,进行审慎、规范和专业的投资操作,优化和动态调整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尊重国际市场规则和惯例,维护和促进国际金融市场的稳定和发展。

推进中国金融市场改革开放,提高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服务实体经济;与此同时,在一个复杂多变的世界里,防止跨境资本流动的过度影响和维持金融市场的稳定是我们的双重使命。

全球跨境资本流动的动态演变

跨境资本流动是经济全球化的伴生物,有助于促进全球范围内资金的有效分配,以及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的传播和流动,并有助于全球经济增长。与此同时,跨境资本流动具有利润驱动、顺周期和容易超调的特点。短期内大规模无序资本波动可能会对经济和金融产生影响。从历史上看,新兴经济体已经多次看到跨境资本“涌入和涌出”,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当大量资本流入时,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的操作空间缩小,资产价格上涨,新兴经济体经济改革和结构转型的驱动力在一定程度上减弱。当资金大规模流出时,可能会导致货币贬值、严重的金融市场动荡和金融体系脆弱性增加,从而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自本世纪以来,全球跨境资本流动经历了两个主要阶段。第一阶段是从2000年到2013年,当时国际资本以高强度流入新兴经济体。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资本流入主要是由于新兴经济体的快速经济增长和较高的资本回报率。国际金融危机后,资本流入是由于主要发达经济体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和国际市场流动性泛滥所致。第二阶段是,自2014年以来,国际资本开始流出新兴经济体。主要原因是,随着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增长放缓,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出现分歧,尤其是美联储撤销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并开始加息,跨境资本流动开始转移。目前,全球经济增长仍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主要国家面临许多风险因素。国际金融市场波动和跨境资本流动既复杂又令人困惑。跨境资本流动的流量、速度、方向和结构正在发生动态变化。

金融危机后,国际社会的一个重要共识是国际宏观经济和宏观审慎政策合作的重要性。主要经济体在进行政策调整时,应充分考虑对全球经济的溢出效应,共同维护金融稳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Lagarde)在2016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的一次演讲中指出,“全球一体化的深化提高了通过贸易、金融或信心产生溢出效应的可能性。随着一体化的继续,有效的合作对国际货币体系的运作至关重要。这需要所有国家采取集体行动。”近年来,国际社会也开始在二十国集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融稳定委员会等框架下促进协调与合作。在这种情况下,脆弱经济体应积极推动结构改革,优化经济和进出口结构,促进国际收支平衡,实现可持续经济增长。各国政策当局应实施适当的宏观审慎政策,应对金融系统的顺周期波动和风险在市场间的扩散进行宏观和反周期调整,以防止系统性风险。

日期归档
  • 友情链接:
  • 芝罘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sacramentoattachmentspecialist.com 技术支持:芝罘农业网|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