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钟南山为什么不怕患者录音

时间:2019-11-05

在最近一次“做一名人文医生,促进医患和谐”的论坛上,钟南山院士就南海红协医院“活婴弃婴”事件提出了尖锐的问题:“如果这个早产儿的母亲不是农民工,而是领导和企业家,医务人员也会这样做吗?为什么每个人都不一样?”

事实上,这是一个我们需要正视并扪心自问的问题。领导者或企业家可能没有那么悲惨。除了享受更好的医疗资源,他们还得到精心护理。归根结底,发生在普通病人身上的医疗纠纷更像是欺负弱者。由于弱者没有太多保护自己的能力,这种争端往往变成简单而原始的“身体对抗”。

在太多的医患纠纷中,所涉及的医务人员并不是社会中的强势群体,但他们在具体的真实关系中暂时处于相对强势的一方,从而引起了更弱势群体(患者)的愤怒。钟南山称之为“紧张”的这种医患关系确实有制度上的原因。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医务人员有滥用的自然倾向。然而,在目前的体制下,医务人员的人文素质和同情心几乎没有受到侵蚀,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原因。

我们无意将医务人员推向社会的反面。这只会加剧医生和病人之间的紧张关系,最终会深深伤害双方。人文精神的衰落几乎可以说是整个社会的基本现象。然而,当反映在医务人员身上时,它甚至更加耀眼,更具破坏性,他们把救治伤员和拯救垂死者作为自己的职责。事实证明,人与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分离和冷漠最终会变成矛盾和冲突。为了改变这种关系,那些相对坚强的人需要首先回归人文素养和同情心。

钟南山院士还透露:“病人让我看医生,还有带包和录音机的人。我知道,但我不害怕,因为我的心是为你!”这表明,当医患关系紧张到一定程度时,也许每个医生都不能置身事外。病人不一定会仅仅因为你是专家和学者就相信你。他们需要健康的医务人员,不必急于采取真诚的态度来说服病人。钟南山说:“医生真诚地对待病人。病人可以看到,而且会相信!”这就是钟南山不怕病人录音的原因,因为他总是“从病人的角度思考”。

这不是一个深奥的理论,但它要求医务人员重新获得他们的人文素质和同情心。在全社会人文精神衰落的背景下,要求医务人员重新获得人文素质和同情心似乎是道德讹诈。然而,从职业道德的角度来看,这应该是卫生保健从业者最基本的基础。当然,在呼唤“医学人文”的同时,也有必要检讨制度的完善,如在医疗纠纷中引入独立的第三方评估,实施有效的医生退出机制,以恢复医务人员的形象。(作者:史航)

责任编辑:hdwmn_ctt

  • 友情链接:
  • 芝罘农业网 版权所有© www.sacramentoattachmentspecialist.com 技术支持:芝罘农业网| 网站地图